白银配资行情网

二九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苍穹九变 > 正文 第3135章 激动
    【笔趣阁 .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天网,蕴含着天地的秘密,每一层都各有奥妙,甚至天网第七层还涉及到成神的方法。

    而若是想要触及天网,就必须借助灵魂的力量,通过淬炼灵魂来诞生灵性,灵性感悟天地,感应到天网的存在,并进入其中。

    可,以灵性进入天网,虽然可行,却存在极限。

    李耳研究发现,灵性进入天网之后,勉强可入天网第五层星灵界,甚至无法肆意遨游,便是灵性所能够达到的极限。

    为此,李耳付出了极大的代价,被天网第五层星灵界的力量所伤。

    之后,李耳一边疗伤,一边研究,发现灵性的来源是灵魂,灵魂仍归属凡人行列,以凡人之灵,探索天地之秘,自然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除非,拥有比灵性更强的力量。

    只是在此之前,李耳一直想不明白,比灵性更强的力量,又会是什么呢?

    答案是——神性!

    神性,这个称呼并非空穴来风,它才是探索天网的真正力量。

    那么,神性究竟是从何而来呢?

    当苏阳成功窥视神明的力量,并完成对精灵剑神、自然大祭司二位半神的解剖之后,苏阳在研究中发现,神性并非是神明赋予的力量,而是每一位生灵本身就蕴含的力量。

    只不过神明隐瞒了神性的来源,长久以来的欺骗之下,造成诸天世界亿万生灵错误的认为,神性是神明才拥有的力量,只有神明赋予才能够修炼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么一个理解也没有错。

    因为修炼神性,一般生命的力量是无法承受的,必须经过神性精华的改造,打下基础之后才能够容纳世间万物、天地之间存在的自然能量,再反哺灵魂之后,灵魂升华为神魂,诞生出强大的神性。

    而神明隐瞒了天网的存在,也隐瞒了灵魂升华神魂,诞生神性的办法。

    但,今日这个秘密,就被苏阳和李耳发现了。

    不过,苏阳和李耳之所以能够发现这个秘密,不是因为苏阳和李耳多么聪明,而是他们知道天网的存在,结合历史,推算出这方面的问题。

    简言之,苏阳和李耳如果不知道天网的存在,自然不会联想到修炼神性的方法。

    故,苏阳和李耳不算是世间最先发现这个秘密的人,也绝对不是最后发现这个秘密的人,只要知道天网,只要修炼神道,迟早都会发现这个秘密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苏阳和李耳也不过占了前人的便宜罢了。

    不过,即便是发现了这个秘密又如何?

    苏阳和李耳又不准备修炼神性,因为修炼神性的基础是必须使用神性精华改变全身细胞质量,达到能够容纳天地自然能量,才能够促进灵魂升华为神魂,诞生神性。

    因此,修炼神性,等同于修炼神道。

    问题的关键是,苏阳等人都已经决定不修神道,欲走出独属于他们的仙道。

    那么,问题就来了!

    不修神道,没有神性;没有神性,不能探索更深层次的天网,直接进入一个死循环,几乎等同于断了前路。

    对此,如果是他人,恐怕早就已经绝望,不得不转修神道,追求更进一步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但,苏阳和李耳不会!

    尤其是李耳,若说世间谁对自己的道最忠诚,谁对追求天道最执着的,莫过于李耳。

    故,李耳绝对不会做出改变,他绝对会用自己的方式来追求天道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不愿意放弃的李耳,自然就只能另辟蹊径,寻找别的办法。

    然后,李耳提出一个大胆的建议,那就是——强壮灵魂!

    是的,神性的修炼方法是通过肉身和自然能量的结合,促进灵魂升华为神魂,诞生出比灵性更强大的神性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为何不尝试一下灵魂和自然能量结合,直接促进灵魂升华,引发质变,诞生出更加强大的灵性?

    听完李耳这么一个异想天开的修行方法之后,苏阳整个人都惊呆了,震撼道:“老李,想法是很好,但我奉劝你一句,不要作死!”

    李耳笑着问道:“苏小友此话何意?别忘了,探索天网,是利用灵魂的力量。既然如此,我们为何不直接强壮灵魂,反而要通过肉身能量结合,来对灵魂反哺和滋养?这,岂不是多此一举吗?”

    苏阳回道:“那是因为,灵魂承受不住强大的自然能量,所以需要通过肉身躯壳进行一层过滤,达到养魂的效果。同理,诸多修行法门之中,早已阐述清楚,肉身躯壳是灵魂最好的保护层,失去肉身躯壳的保护,灵魂单一存在,必会消散,魂飞魄散。”

    李耳摇头说道:“可是,也有鬼道修行之法,强壮魂魄,抵抗阳炎,修极阴之法。”

    苏阳顿时无语,开口说道:“自然能量,包含万千,灵魂极阴,难以承受。”

    李耳笑道:“世间万物,不外乎平衡二字,孤阴不长,孤阳不生,阴阳相济,方能循环不息。灵魂为阴,我便调和阴阳便是,这一点老夫还是有信心的。更何况,诸多秘法之中,还有阳魂之法,阴极阳生,修成另类的火魂。最后,三魂七魄,并非全阴,也包含阳法。这一点,苏小友难道还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苏阳慎重道:“老李!论修道,我不如你。可是你需清楚,肉身躯壳出了问题,还可以夺舍来复苏;可灵魂乃根本,一旦出了问题,必然魂飞魄散,就再无任何挽回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李耳回道:“苏小友,老夫心里面清楚的很,尤其是跟你一番交谈过后,老夫更有信心钻研出强壮灵魂的办法。故,你先别忙着阻止我,何不听听老夫详细讲解一二,如若不甚赞同,再阻止老夫也不迟啊!”

    苏阳苦笑道:“老李啊老李!我就够犟得了,你比我还要更倔!”

    李耳也不啰嗦,继续说道:“天衍五十,大道四九,独留其一,是一线生机。以此为中心思想,你仔细回忆一下,探索天网的过程中,似乎处处都在针对灵魂。对吗?”

    苏阳沉思片刻,回道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你认为对灵魂的针对,其实就是一种磨练,不应想办法避开,而是想办法借助这种力量,提升自己的灵魂。对吗?”

    李耳笑道:“没错!乍一看起来,天网处处都在针对灵魂,到处都是杀死灵魂的陷阱。可偏偏最奇怪的是,探索天网,就需要强壮的灵魂,培养出强大的灵性。难道,仔细品味一下,你不觉得奇怪吗?”

    苏阳继续沉吟片刻,不得不承认道:“是很奇怪!”

    李耳说道:“所以在老夫看来,每一层天网,就好比是一块磨刀石,不断的淬炼灵魂,提升灵魂的品质,达到最纯粹的程度。其中,天网第二层净灵界,就是最明显的体现。也许,天网一直在寻找最纯粹的灵魂,只有这样才有资格明悟它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苏阳长叹一声,问道:“如此,那你准备怎么做?”

    李耳心中似乎有了一个明确的方向,但还没有彻底完善,于是面对苏阳的询问,只能一边思考,一边认真的说道:“从第二层净灵界开始,我准备尝试着净化灵魂,直至灵魂无垢为止,再试试看以纯洁无垢的灵魂,进入第三层恒沙界,会有什么奇妙的变化。”

    苏阳毫不犹豫的怼道:“如此,你必然会死!”

    李耳摇头说道:“不!净灵界的接引之光,确实对灵魂具有极大的杀伤力,但是却不会伤害灵魂,只会抹去灵魂的杂质,连同意识,回归最初最干净的状态。也就是说,净灵界的接引之光,只是淬炼灵魂,不会杀死灵魂。”

    苏阳继续反驳道:“但,意识被抹去,与死又有什么区别?你都记不得你是谁了,还是你自己吗?”

    李耳笑着说道:“未必不能保留意识!”

    闻言,苏阳神色严肃的问道:“你找到保留意识的办法了?”

    李耳否认道:“虽然还没有,但是经过我仔细的观察过后,发现被接引之光笼罩,会存在一些细微的差别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苏阳突然间想到了什么,仔细回忆一下当初自己探索天网第二层净灵界的情况,立刻就意识到了什么,沉声道:“功德!”

    李耳赞道:“没错,就是功德!有功德者,被接引之光笼罩之后,受到的痛苦就小一点;而十恶不赦者,被接引之光笼罩之后,会遭受到无边的痛苦。这,符合各类宗教思想之中,善恶赏罚之理,行善积德之法。”

    苏阳眯着眼说道:“你想要通过消耗功德,来守住自己的意识?”

    李耳应道:“你立律法,行法度,及创生命丹道,享无量功德;而老夫虽然比不上你,可是当年也是尝尽人间疾苦,医病救人,创立丹道,惠及天下,得享大功德。所以,老夫准备试一试,通过消耗己身功德,看看能否守住自己的意识。”

    苏阳长叹道:“老李,有功德在身,冥冥之中,自有天地相助;你如此平白浪费功德,当心损了自己的气运。”

    李耳依然坚持道:“苏小友,老夫并非是空穴来风,心血来潮,而是有一定的根据的。”

    苏阳问道:“你已经试过了?”

    李耳否认道:“还没有试过,但老夫觉得,成功率极高。因为,你别忘了,老夫曾经可是死过一回的!”

    苏阳顿时灵机一动,已然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李耳也不等苏阳询问,直接解释道:“老夫曾是昔日的太极道尊,发现己身有人种下因果,谋划一些大事,为求自保,便以功德护体,投入轮回之中,得保前世记忆,重活一世,直至今日,继续寻求大道。呵呵~,今日,我再次依功德护佑,未必不能在接引之光之中,护住自己的意识。对吗?”

    苏阳陷入沉默之中,一时间居然被李耳说服,不知道该如何辩解。

    李耳则继续说道:“天网,包含天地运转之规则定律,唯有灵魂可以感知;灵魂,是接触天网的媒介,自然越纯粹的灵魂,与天网接触的就越深。故,在老夫看来,抛弃灵性,转修神性,等同于舍弃人性,本末倒置,只会离天网越来越远,离天道越来越远。因此,这一次苏小友不要再劝老夫,就让老夫试一试吧!”

    说完,李耳主动断掉与苏阳的语音通话,显然已经做出了决断,任何人都无法阻止。

    对此,苏阳只能又是一声长叹,知道自己已经无法阻止李耳。

    亦或者说,每一位修道者,都忠于自己的道,而李耳的道就是求道,不闻道,不罢休。

    故,除非苏阳能够动摇李耳的道,否则是肯定无法阻止李耳。

    好在,现在的情况还不算糟糕,李耳并没有失去理智,只是通过来消耗功德的方式,来对抗接引之光,守护住自己的意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情况再坏,也不过是浪费一些功德之光,不会危及李耳的性命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苏阳就只能静观其变,及默默的祝福李耳,希望他能够成功,千万别竹篮打水一场空之后,又钻了别的牛角尖,冒险寻求其它更加不安全的方法。

    通讯就这么突然结束,一切又重归寂静之中,但苏阳的心情却久久难以平静。

    首先,李耳刚刚所说的话里面,信息量特别的大,不只是灵性、神性之间的差别,还有对修行的认知,修道、修神之间的理念冲突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配资公司 天网探索的情况,让苏阳突然明白普罗托斯大概在谋划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很显然,与天网第六层真灵界目前的情况,存在着极大的干系。

    是的,虽然李耳也不了解天网第六层真灵界的情况,但根据李耳的描述,苏阳用屁股想也明白,那里目前肯定是一个三足鼎立的情况。

    普罗托斯、黑暗大帝、大荒妖帝为一方;先天之灵、神座之右显然会合作;天魔王桀骜不驯,实力恐怖,行事完全凭着自己的心情,肯定不会与任何人进行合作。

    故,天网第六层真灵界目前可以理解为普罗托斯为主,一心想要成神的成神阵营;先天之灵、神座之右这些阻止他人成神,始终贯彻神明旨意的属神阵营;及天魔王这位行事无偿的混乱者。

    很明显,三方以先天之灵、神座之右这些属神阵营实力最强,因为先天之灵至少包括三大主宰、玉清天尊,共计四位神子层次的存在,联合起来,天魔王也要退避三舍。

    再加上,修行空想之法的神座之右,实力恐怕也不会弱,联合四位先天之灵,共计五位神子层次的强者,比另外两方势力加一起还要人数更多。

    次之,自然是以普罗托斯为主的成神阵营,其中普罗托斯作为三古族时期,就活到今天的老怪物,它这么多年到底成长多少,恐怕是深不可测,不会比任何一人差。

    再加上,黑暗大帝、大荒妖帝这二位后期之秀,虽然比不上任何一位先天之灵,乃至神座之右,但是它们的潜力更胜一筹,还有成长的空间。

    最后,自然是只身一人的天魔王,这家伙到底想做什么,谁也都不清楚,它就是一个典型的搅屎棍,为所欲为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。

    因此,按照苏阳的推算,普罗托斯一方一心想要成神,先天之灵一方一心想要阻止任何存在成神,在天魔王身上则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。

    结果,三方斗来斗去,谁也无法占据绝对的优势,维持在一个微妙的平衡状态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想要打破平衡,就必须有新的力量介入。

    对此,先天之灵、神座之右组成的属神阵营,及只身一人的天魔王,它们究竟怎么做,苏阳目前还猜不到。

    但,普罗托斯准备怎么做,苏阳大概已经清楚。

    多半,普罗托斯看中了苏阳的潜力,准备培养苏阳成为神子层次的存在,成功进入天网第六层真灵界,帮助它们成神。

    不,亦或者说,普罗托斯带着大家一起成神。

    而面对成神的诱惑,恐怕谁都难以拒绝,苏阳自然也不例外,就算不修神道,踏足天网第七层,也是一个必然要经历的修行过程。

    简言之,普罗托斯这是阳谋,以成神为诱惑,牢牢的抓住一部分人,陪他一起对抗先天之灵、神座之右一方的属神阵营。

    以上,恐怕便是天网第六层真灵界的情况,也是苏阳一直看不透普罗托斯的真正谋划。

    有意思!

    想明白这些事情之后,苏阳禁不住嘴角浮现出几分邪笑,已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    同时,苏阳也终于知道,这大黑暗时代看似平静的环境之下,竟然还隐藏着这么多的波澜。

    最后,苏阳也明白了,为什么三大主宰对圣境的事情并不是特别关心,仅仅只是抵抗住黑暗的入侵便可。

    原来,真正斗法的地方,不是在圣境,也不是在黑暗大陆,而是在天网第六层。

    甚至,就连黑夜远征,其实在普罗托斯、天魔王、先天之灵、神座之右的眼中,恐怕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,仅仅不过是维持住,不被黑暗入侵便可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在这些人的眼中,维持现状是最好的情况,成神之争,才是关键。

    一旦有人成功成神,亦或者说神明复苏,眼前的一切都将不是问题,可凭一己之力,扭转黑暗,重塑秩序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如今算是一个最坏的时代,亦是一个最好的时代。

    最坏的时代是诸神沉寂,世间再无秩序;最好的时代也是因为诸神沉寂,拥有了成神的希望。

    且不说别的,如果现在诸神还行走于世间,给普罗托斯一万个胆子,他也不敢成神,恐怕一进入天网第六层真灵界,就会被诸神一巴掌拍死。

    故,这个时代,将会是一个关键。

    是新神取代旧神,还是旧神继续弘扬祂的神圣,都将会在这个时代得到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而在这样一个时代里,苏阳最初只是一只小小的蚂蚁,掀不起任何风浪,连介入历史洪流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至于现在,苏阳还是一只蚂蚁,但却是一只强壮的蚂蚁,虽然仍然掀不起任何风浪,也没有介入的资格,但这只蚂蚁越来越强壮,直至某一天,蜕化成龙,掀起属于他的风波。

    很显然,普罗托斯就是看中苏阳这只蚂蚁的潜力,开始进行投资,不只是帮助苏阳在黑暗大陆站稳脚跟,还传授苏阳探索天网的方法,并期待着苏阳这只蚂蚁成长到凶兽级别的程度。

    待那时,等到苏阳这份新的力量介入,成功打破了天网第六层真灵界的平衡,便是普罗托斯展现獠牙,冲击神位的时候。

    可是,普罗托斯又那里知道,它养的可能不是苏阳这一只蚂蚁,可能是一群蚂蚁。

    聂凌波、战平安、李耳,三人的天赋才情,都不逊色苏阳多少,如果说苏阳有机会介入这场高层次的时代风波,而他们三人也一样不例外,拥有介入的资格。

    买一送三,普罗托斯赚大了!

    只是,不知道到时候普罗托斯有没有资格,享受这份强有力的支援。

    当然,苏阳个人并不介意帮助一下普罗托斯,毕竟从认识普罗托斯那一天开始,对方给予的帮助就不少,如果对方只是单纯的为了成神,而不是还有什么别的阴谋诡计,苏阳助它成神,然后大家一起成神,也不是不可以。

    唯一的问题是,苏阳并没有选择修炼神道,等他以另外一种方式,介入到这历史的洪流之后,不知道那些高高在上的存在们,到底会何等的震惊。

    希望一切顺利吧!

    苏阳在心头默默的念叨了一句,便收回心思,不再想这些他目前还无法触及的事情,继续专注于眼前正在进行的事情。

    同时,在收心之余,苏阳还是难掩几分担忧,对李耳的担心,他现在的情况似乎越来越严重,对于大道的偏执,已经陷入某种癫狂的程度。

    尤其是刚刚与李耳一番交谈过后,苏阳发现李耳为了求道,已经开始不顾一切,甚至可以说是有些魔怔了,这是典型的走火入魔的前兆。

    对此,苏阳也不得不高度警惕,避免最坏的结果出现。

    还有,刚刚与李耳通话的时候,对方先前拒绝苏阳的视频通话,理由是正在坐死关,不方便与苏阳视频通话,而是选择了语音通话的方式与苏阳交谈。

    苏阳可不会认可李耳这个理由,肯定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,才会造成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故,结束与李耳的通话之后,苏阳实在有些心乱如麻,对李耳现在正遭遇的情况,感觉十分的担心,恨不得立刻赶回去,确认李耳现在的情况究竟如何。

    要知道,李耳在苏阳的心中,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,不仅是益友,还是一位良师,他对于道,对于修行的理解,都对苏阳起到不能忽视的帮助,甚至也是苏阳为之学习的楷模,无愧其道祖的赞誉。

    因此,苏阳是断然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李耳走火入魔,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之中。

    但,发生在李耳身上的事情,现在却有些失控了。

    而苏阳在此之前,可是一直相信李耳能够走出难关的,因为谁都可能走火入魔,唯独李耳不会走火入魔,他是一位真正的修道者。

    可,事情往往就是如此,越是对道坚持,越是出现问题了,难以解决。

    医者不能自医,大概说的就是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简言之,当李耳陷入对道的偏执之后,往往会被错误的判断蒙蔽双眼,固执的钻入牛角尖之中,从而造成了难以挽回的恶果。

    尤其是当李耳固执的认为,他还行,还没有问题的时候,往往问题真的来了,就会让忽略过去。

    故,为了避免最坏的结局出现,苏阳沉思良久之后,毅然做出一个决定。

    只见苏阳颤抖着手指,犹豫几次想要下达一个命令,但当手指放在个人终端的发送键上的时候,又陷入了迟疑之中。

    罢了~,最后再相信老李一次吧!

    最后,苏阳还是没有下达他认为应该是正确的命令,决定最后再相信李耳一次。

    但,必要的手段还是要准备一下。

    于是乎,苏阳删除了先前编辑的命令,重新编辑过后,单独发送给九戮真君、青封寒二人,让他们直接布防在李耳闭关之处,一旦出现意外,立刻想尽一切办法制服李耳。

    而对于九戮真君、青封寒二人,苏阳还是十分放心的。

    皆因,二者的神话形态,一个是极致的攻击,一个是极致的防御,并且也都是性格稳重的老江湖,对于形势的判断一点都不差。

    因此,只要九戮真君、青封寒二人看紧了李耳,就算他们不是李耳的对手,也能够第一时间缠住李耳,待其余伙伴们赶来,集所有人的力量,镇压李耳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最坏的情况,苏阳更希望直到他回去,李耳都不会出任何问题,甚至成功挺过这一劫数。

    总之,希望一切顺利吧!

    苏阳在心中默念一句之后,这才转身,开始干正事。

    只见苏阳嘴角含着邪逸的笑容,唤出神座之左沉睡的治疗舱,取出专门为神座之左调配的超级免疫细胞,随手注射进去,开始为神座之左进行治疗。

    很快,大约一炷香的时间过后,时刻观察着神座之左反应的苏阳,突然抬起双手,按压在神座之左的胸腹之上,用力一震。

    哇~!

    神座之左立刻就产生一阵十分激烈的反应,张口狂喷,一团团奶白色的液体,夹杂着破碎的内脏,喷的到处都是之余,沉睡的意识也开始逐渐苏醒。

    十二天前,黑夜远征军从神圣长城出发,一路向北,于一个半时辰过后,成功抵达绝境长廊的边界,但黑夜远征军大元帅苏阳怀疑有诈,命大军原地驻扎,等候更进一步的命令。

    同日,黑夜远征军派出苍穹集团帝级半神战平安,对绝境长廊进行探查,发现配资公司 圣女的情报,并尝试对其进行捕获。

    只可惜,圣女十分狡猾,借助黑暗的力量,神不知鬼不觉的成功在强敌环伺下,从容离去,不见踪迹。

    翌日,即黑夜远征军离开神圣长城第二日,黑夜远征军大元帅苏阳宣布再次启程,并通告配资公司 圣女的情报,及绝境长廊目前的情况,命全军上下提高警惕,应对可能潜在的危险。

    黑暗精灵族的精灵剑神、自然大祭司;至暗天族的神座之左;阳奉阴违,没有遵守黑夜远征军大元帅苏阳要求提高警惕的命令。

    至此,两日后,即黑夜远征军离开神圣长城第四日,进入绝境长廊第三日。

    于当天下午申时过半,即距离天黑大约还有一个半时辰左右的时候,开始对黑夜远征军发动袭击。

    该次袭击,起先以王级黑暗生命烟蛇特有的,能够诱发病变的雾霾开始,于酉时出现征兆,黑暗精灵族的精灵剑神、自然大祭司第一时间进行汇报。

    得知精灵剑神、自然大祭司二位半神中了烟蛇含有病毒的雾霾,即烟蛇病毒之后,黑暗远征军大元帅苏阳第一时间介入,并命圣境王级半神韩正海,立刻查看同样不遵从命令的神座之左的情况。

    韩正海赶往至暗天族布阵区域,此时神座之左病情严重,已经开始被烟蛇控制住意识,无奈之下,韩正海立刻对其降服。

    三刻钟过后,黑夜远征军大元帅苏阳稳定住精灵剑神、自然大祭司二位半神之后,立刻前往,准备配合韩正海降服神座之左。

    此时,神座之左已经失控,差点酿成大祸,甚至差点连累数位黑夜远征军半神层次的强者。

    所幸,也只是差点,尚未造成最坏的情况发生,否则神座之左难辞其咎。

    之后,黑夜远征军大元帅苏阳将计就计,以此为契机,引诱圣女出现,并对圣女展开围杀,恶战半夜,子时三刻左右,成功把其击杀,此战大捷。

    暂时稳定住局势之后,黑夜远征军休息半夜,天亮启程,于黑夜远征军从神圣长城出发第五日的辰时,成功穿越绝境长廊,抵达无尽沙海和绝境长廊的边境处。

    因黑暗精灵族的精灵剑神、自然大祭司;至暗天族的神座之左;仍然饱受烟蛇病毒折磨之苦,黑夜远征军不得不再次停下休整,为精灵剑神、自然大祭司、神座之左进行疗伤。

    此次治疗,暂定三日。

    可由于烟蛇病毒的复杂性和危险性,不得不继续进行治疗,最终耗费六天六夜的时间,成功完成治疗,精灵剑神、自然大祭司、神座之左三人先后完成治疗。

    翌日,即黑夜远征军从神圣长城出发的第十二日,黑夜远征军再次启程,正式进入无尽沙海。

    以上,就是黑夜远征军离开神圣长城之后,第一阶段的情况汇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阳还是站在曙光级移动要塞的瞭望台之上,看着血红色砂砾组成的沙漠盛景,感受着那呼吸都包含着浓郁的炙热感,头也不回的说道:“平安姐,麻烦你,再给大家念一下目前的战损报告。”

    站在苏阳身旁的战平安,收起刚刚做出的黑夜远征第一阶段的情况汇报之后,取出一份新的报告,在聂凌波的协助下,发给诸位半神之后,立刻再次进行诵读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自黑夜远征军于十二日前离开神圣长城之后,总共进行过三场战斗。

    其一,黑夜远征第一日,由战平安率领的探索小队,对周边区域进行探索的时候,展开的探索任务,无人员伤亡,捕获王级黑暗生命百变怪一只,成熟体黑暗生命嘤嘤怪一只。

    其二,黑夜远征第四日,韩正海,及数位半神降服神座之左一战,该次战斗,造成两位圣境半神永久性失明,其余半神有性命之危,但大多数都是轻伤。

    其三,黑夜远征军对阵圣女军一战,成功击杀圣女,击溃圣女军,但也损失了三百八十二只黑暗生命,重伤一百六十七,轻伤一千二百八十九,诸族半神皆有损伤。

    同时,黑暗精灵族的精灵剑神、自然大祭司,至暗天族的神座之左,皆丧失战斗力,其中神座之左伤势最为严重,昏迷六日,昨夜在黑夜远征军大元帅苏阳的帮助下苏醒。

    所幸,这一战过后,成功击杀圣女,铲除后患。

    同时,也成功捕获成熟体黑暗生命一万三千只,成长体以下黑暗生命六万八千只,及八只王级黑暗生命。

    鉴于死海族、吞天虫族、黑暗命树族、黑暗元素族、暗黑巨灵族、黄泉尸鬼族、大荒妖族、深渊族、及圣境,共九族在此战之中做出的贡献,成熟体以下黑暗生命,由九族共同分配。

    至于八只王级黑暗生命,除黄泉尸鬼族,由其余八族分配。

    其中,黄泉尸鬼族和暗黑巨灵族做出约定,以放弃这次分配为由,下次由暗黑巨灵族协助黄泉尸鬼族捕获黑暗生命,具体情况,由二族自行约定协商,前提是不能违反黑暗远征军正常军事行动。

    另,由于黑暗精灵族的精灵剑神、自然大祭司,至暗天族的神座之左,未能在此战起到任何作用,不参与此战的分配权。

    以上,便是第一阶段的战损报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战平安念完该报告之后,苏阳深邃的目光终于从满天的红沙中收回,转身看着沉思中的诸族半神,问道:“诸位,对于这两份报告,可有异议?”

    诸族半神你看看你,我看看我,都很明智的选择沉默。

    皆因,大家都已经清楚的看出来了,搞出这么一个报告会,不只是对黑夜远征第一阶段的事情做一个总结,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目的。

    那就是——苏阳准备治黑暗精灵族的精灵剑神、自然大祭司,及至暗天族的神座之左。

    毕竟,这一次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意外,耽误大量的时间,精灵剑神、自然大祭司、神座之左三位,都难辞其咎。

    更何况,通过这次报告,其余几族都已经是占了大便宜,这时候只要老老实实的享受战果便可,还是别往黑暗精灵族、至暗天族的伤口上撒盐了。

    于是乎,诸族半神大半都选择沉默,且看黑暗精灵族、至暗天族这时候准备怎么办。

    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苏阳已经把事情都摊在明面上了,黑暗精灵族的精灵剑神、自然大祭司,及至暗天族的神座之左,就算是想要狡辩,也找不到任何站得住跟脚的理由,只能捏着鼻子认了。

    其中,黑暗精灵族的精灵剑神、自然大祭司二位半神还好,它们虽然有错,但不像神座之左那么严重。

    故,随着苏阳一声质问过后,黑暗精灵族的精灵剑神、自然大祭司直接很光棍很干脆的站了起来,同时低头说道:“此次,我等二人有错,甘愿受罚。”

    神座之左站在诸位半神之中,脸色一变再变,几乎不见丝毫血色,不知是气的,还是重伤初愈,元气大伤,还没有缓过来劲。

    苏阳看着有趣,也不说话,就是邪逸的笑着,悠然自得的望着神座之左,且看他接下来准备怎么办。

    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精灵剑神、自然大祭司都捏着鼻子认了,神座之左还能够狡辩吗?

    这时候神座之左真希望自己还处于昏迷状态之下,至少不用面对这糟心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只是,该来的迟早要来,躲是躲不掉的。

    因此,无论多么的心不甘情不愿,神座之左这时候都得像苏阳低头,阴沉着脸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本座,错了!”

    看到神座之左低头,苏阳一点都不意外。

    皆因,神座之左不敢闹,否则只要他敢闹事,苏阳就敢找个理由杀他,或者直接踢出这一次的黑夜远征,从哪里来,滚回哪里去,一点都不含糊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这个神座之左居然如此的能屈能伸,最后还是咬牙认了,没有大闹一场,搞得苏阳都有点好失望啊。

    同时,神座之左都已经低头认错,苏阳也不好咬牙继续惩罚他,否则就会引起一些半神的敌视,会认为将来自己犯错了,是否会遭到这样不公平的待遇。

    于是乎,在神座之左低头认错之后,苏阳也就没有抓着不放,直言道:“有错就要罚,有功就要赏,我苏阳素来赏罚分明。故,刚刚赏已经通知大家了,那么罚的事情,也就一并说说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苏阳就给战平安一个眼神示意。

    战平安也不含糊,取出第三份报告,还是由聂凌波协助,依次分发给诸族半神之后,就见战平安诵读道:“行军之道,军法为先,否则大军乱成一团,还敢言胜?今次,因黑暗精灵族的精灵剑神、自然大祭司,及至暗天族的神座之左,对军令阳奉阴违,差点酿成大错,造成严重的损失。故,基于二族三位半神所犯下的错误,罚黑暗精灵族三次黑夜远征军统一行动的收获为零,并三战皆为先锋,将功补过;罚至暗天族七次黑夜远征军统一行动的收获为零,并七战皆为先锋,将功补过。另,鉴于此次神座之左犯错严重,除以上责罚之外,还需三千字的书面检讨一份,明日对大家进行书面检讨,铭记此过。以上。”

    书面检讨?

    还可以这么玩?

    诸族半神的表情一瞬间变的十分精彩,看向神座之左的眼神,都有些幸灾乐祸了。

    同时,一样犯了错的精灵剑神、自然大祭司,也在噼噼啪啪的一身冷汗,因为这书面检讨的杀伤力太大了。

    怎么,半神不要脸吗?大家都活了好几十万年了,现在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做检讨,还要留一份检讨书,还要检讨满三千字,这要是公布出去,神座之左的脸就完全不用要了,连带整个至暗天族都会丢人丢大了,永远都洗刷不净的污点啊。

    最可怕的是,偏偏还找不到理由拒绝。

    皆因,神座之左只要敢拒绝,苏阳就可以借题发挥,直接指责神座之左,犯了那么大的错,我只是让你交一份三千字的书面检讨而已,几乎跟没怎么惩罚一样,你居然还会拒绝,真怀疑你认错的态度,是否具有诚意。

    一时间,面对苏阳这一记损招,神座之左当即就再也忍不住,仰天一口老血喷出来,胸前被点点鲜红浸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