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银配资行情网

二九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密战无痕 > 正文 第696章接头
      丽都歌舞厅对外挂出了停业装修的告示牌。

      吴云甫带人一通乱砸,其实对丽都内部来说损失并不大,不过陈淼倒是觉得,这是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  毕竟丽都开业已经很多年了,内部虽然一直也有修补,但毕竟还是有些陈旧和落后了,娱乐场所,那是要紧跟潮流的。

      所以,陈淼决定重新装修之后再开业!

      至于在丽都工作的人,也都有去处,雪舞台那边正缺人手呢,分一部分过去,剩下的继续留在丽都,至于舞女和乐队,给基本薪水,到时候愿意回来的回来,不回来的就当好聚好散。

      这也算是暂避锋芒。

      吴云甫被打,这么大的事情,林世群怎么可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  林世群把陈淼和吴云甫叫过去狠狠的骂了一通,这一次,林世群的态度有些微妙的变化,不再是完全偏袒吴云甫了。

      当然,陈淼这一次出手太狠了,同去的人,除了吴云甫之外,其余的人就没有一个没断腿和断胳膊的。

      张国震断了左小臂,顾宝林也倒了霉,他不是被打断的,是自己不小心把腿骨摔骨折了,最惨的是一个不但断了两条腿,还断了一条胳膊,这下怕是要在床上躺上个月了。

      医药费当然不可能是陈淼出了,这些都得是吴云甫花钱,他要是不肯出这个钱,那人心可就散了。

      吴云甫再抠门,也得咬着牙给钱。

      还有,吴云甫签的那高达五万大洋的赔偿金的账单,这事儿,他本来想赖账的,甚至还闹到林世群跟前。

      要按照以往的情况,林世群就算不让陈淼给免掉的话,至少也要让他给减免一些不合理的。

      但是这一次,林世群直接让他们两个自己处理,不管了。

      林世群既然不管,陈淼当然是寸步不让了,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,不还钱,可以,封店铺,搬东西。

      别人不敢干,陈淼敢。

      吴云甫还真是撒泼打滚不给钱。

      陈淼也不跟他废话,到时间了,直接带人封了吴云甫名下的宝丽汽车行,这家伙立马就怂了,乖乖的把钱送到了陈淼的跟前。

      宝丽汽车行可比他要赔偿的钱值钱多了,而且他的很多见不得人的生意都是通过宝丽汽车行来进行的,被封一天,损失很大的。

      当然,送钱的不是吴云甫,是他老婆于爱珍。

      这个女人在陈淼面前说了许多软话,又许诺了许多的保证,保证以后不去找丽都歌舞厅的麻烦,也在不跟陈淼作对。

      这些话,也只能当是听一听,这女人本来心眼儿就小,何况是于爱珍这种平日嚣张惯了,谁都不放在眼里的,她现在把姿态放的低低的,还不是故意的麻痹自己,背后不知道会用什么阴招来报复他呢。

      督察组从警卫总队撤出来了,陈淼并没有解散这支临时组建的队伍,换了一个‘训练组’名称,去训练新组建的保卫科保卫大队了。

      虽然陈淼可能在办公室主任的位置上不会太长了,但对保卫科的渗透和掌握并没有停止。

      吴云甫被打的风波还要有一阵子才能过去,他自己羞于见人,连76号开会都请假不来,林世群也拿他没办法。

      ……

      “三哥,那个人约了楚南阳明天下午四点在南京路上的一家音响唱片店见面。”这一天晚上,陈一凡向陈淼汇报道。

      “嗯,让楚南阳搞清楚对方的身份再说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嗯,要我跟着过去吗?”陈一凡问道。

      “可以,但是不要贴的太近,让他自己发挥。”陈淼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  “还有,楚南阳跟我说,他想从家里搬出来住。”陈一凡道。

      陈淼呵呵一笑:“怕面对他姐姐楚晴萱,还是怕父母知道他现在在76号做事儿?”

      “两者都有吧,他是个重视亲情的人,既不让家里人知道自己做的事儿,也不想家里人为他担心,搬出来住,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不用这么麻烦,你跟他说,只要他能够说服楚晴萱,瞒住家中二老完全没有问题。”陈淼说道,“再者说,他现在只是干内勤,不出外勤,别人也不知道他在76号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这恐怕有些难度吧?”

      “如果他连自己的姐姐都说服不了,如何卧底76号,充当内线呢?”陈淼道,“你告诉他,这是对他的一次考验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我明白了。”陈一凡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  ……

      “说服我姐姐,让她帮我隐瞒?”楚南阳一张脸顿时拧成苦瓜状,这任务的难度太大了。

      为自己进入76号督察处的事情,她们两个已经暗地里吵过两次了,每一次都是不欢而散,楚晴萱让他马上从督察处辞职,他不同意,谁都说服不了谁,两人的关系僵持着,但还没有让父母知道。

      楚南阳很清楚,如果自己在76号督察处工作的事情被父亲知道,那盛怒之下的父亲一定会打断他的腿了。

      楚家决不允许再出一个“汉奸”,这是老爷子的坚持,否则,当初他想救姐姐的话,只要一句话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  “中统的人已经找上你了,你逃避不了的,这一点你姐姐应该清楚,她曾经是他们其中的一员,一旦被盯上,你是没机会摆脱他们的。”陈一凡道。

      “中统一定是想通过你跟你姐姐取得配资开户 。”陈一凡道,“你是他们之间的最佳的联络人,他们不会放过你的,就算你躲到哪儿都没用,开诚布公的跟你姐姐谈一次,相信她能理解你的苦心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好吧,我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今天下午的接头,我会暗中跟着你,但不会露面,一切都看你随机应变。”陈一凡道。

      “梁先生,您真的是军统的吗?”楚南阳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  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

      “我没见过军统,也不知道军统的人都啥样子,总感觉你不像。”楚南阳有些幼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  “嘿嘿,如果军统的人能一眼看出来的话,那我们还怎么藏身,怎么在敌后跟日寇斗争?”陈一凡也是急智,“别多想了,我还能害你不成?”

      “嗯,有梁先生在,我就安心多了。”楚南阳满怀信心的一笑。

      ……

      下午四点,楚南阳一身学生打扮出现在约定的青年音响唱片店,他才二十出头,说自己是学生,别人一点儿都不会怀疑。

      “这位同学,来买唱片,我这里什么唱片都有,莫扎特,柴可夫斯基,还有,贝多芬的交响曲……”唱片店的老板热情的介绍道。

      “谢谢,我先看看。”

      楚南阳点了点头,示意老板不用管他。

      唱片店并不小,有好几个人在唱片架子上寻找自己想要的唱片,还有几个跟他一样,穿着学生装的,男生女生都有,也有稍微上了年纪的,不过大多在戏曲唱片区域,有两个还在低声的交流着。

      楚南阳真实的目的并不是来买唱片,不过,他必须装出一副挑选唱片的样子,他家里是有钢琴的,姐姐楚晴萱在音乐上的造诣不错,他平日也没少听,对音乐的了解至少要比普通人强一些。

      不过,他自己很少一个人关起门来听音乐,家里的留声机也总是放着的是父亲最爱听的京剧,尤其是梅兰芳的《宇宙锋》是父亲的最爱。

      “年轻人,也喜欢京剧?”

      “不是,我是来给父亲买一张唱片的。”楚南阳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  “孝敬父母长辈,不错。”选购唱片的老人微微道,“不知道令尊喜欢听那一派的,你说出来,我帮你找,这一片架子上的唱片,只要有,我闭着眼睛都能帮你找到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谢谢老伯了,我父亲平日里比较喜欢听梅兰芳先生的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巧了,我也喜欢梅先生的,可惜梅先生去年受邀去香港了,就再没回上海,想当初,梅先生在更舞台登台演出,那是一票难求呀。”老人感慨一声道。

      “是呀,又一次我去排队买票的,一大早就去了,排了两个小时才买到票,位置还不是最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  楚南阳一边注意唱片店门口,一边有一句,没一句的跟这个热心帮他选唱片的老人交谈着。

      “小兄弟,这张不错,民国二十一年中华唱片公司给梅先生灌录的唱片,梅先生的代表作之一《游园惊梦》,市面上可是不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  “您老不买一张收藏?”楚南阳凑过去看了一眼问道

      “我家里有了一张,没必要再买了。”老人说道。

      楚南阳回忆了一下,家里的梅兰芳的唱片里似乎没有这么一张,买回去孝敬父亲,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儿,于是道了一声谢,将唱片拿在手中,并没有马上去柜台结账。

      “小兄弟,你来看,这一张如何?”老人看楚南阳似乎意犹未尽,又从架子上拿了一张唱片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  楚南阳循着声音转过来一看,不由的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  场面的封皮上多了一张纸条,上面写的正是配资开户 自己的神秘人跟自己留下的接头暗语,那是一首唐诗的上两句。

      但是他要对的并不是这首唐诗的下两句,而是另外一首唐诗的下两句,只有约定的人才知道。

      楚南阳吸了一口气,缓缓的将下两句唐诗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  “你就是白蛇的弟弟楚南阳?”

      “嗯。”楚南阳没想到这个跟自己说了半天话,还推荐自己买了一张唱片的老人居然就是自己今天要见的人。

      他不可思议了,他居然一点儿都没察觉,甚至对一点儿警惕性都没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