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银配资行情网

二九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东宫藏娇 > 正文 第470章 太子殿下身边的女人

正文 第470章 太子殿下身边的女人

      池长庭醒是醒了,但醒来后只来得及警告了太子殿下一眼,又昏厥过去了。

      能醒就代表没事了。

      一时间,里里外外喜气洋洋。

      朱弦也终于听劝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  池棠更是容光焕发,就着爹爹醒来后该如何如何的问题一顿嘱咐。

      李俨坐在一旁陪了她一会儿,李式来了。

      “殿下,众将及治官求见!”

      太子殿下抱着太子妃回节度使府后就没有再出来,给出的指令就是让郭世子决战事,韦太守决内务,展遇与戚兰决府内事。

      现在估计都决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  不等太子殿下回应,太子妃便善解人意地说:“殿下你去忙吧!不用管我!”说罢,继续拉着戚兰道:“爹爹两天没怎么吃东西了……”

      李俨默了片刻,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  池棠正说着话,不经意瞥了一眼离去的太子殿下,突然停了声音。

      皱眉看着太子殿下出了门,突然指着外面问商陆:“那人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  商陆惊讶看她:“不是你姨母?”

      池棠恼道:“我是问,她为什么跟着太子殿下!”

      ……

      李俨回来的时候,就看到太子妃冷着脸,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。

      谁惹她生气了?

      李俨面色微沉,扫了一眼屋里的人。

      屋里除了侍女,也就一个商陆。

      商陆“呵呵”一笑,撇清道:“不关我的事,我可没招惹她!”

      这边说着,那边太子妃就瞥了一眼过来。

      暗示得这样明显,李俨还有什么不懂?

      走到她身旁坐下,低声问道:“是不是又疼了?要不回去歇着?”

      听说女孩子这几天都很容易生气,虽然之前没见她生气过,但不代表她就不会生气。

      谁知他这么一哄,小姑娘神色更恼了。

      “不要!”回答得甜脆响亮。

      便是生气也这样可人。

      李俨眸光一软,碍于周围都是人,不好拥她入怀,只能抚着她的发丝,柔声问道:“阿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  问的时候,顺便自省了一下。

      他肯定不会做什么让她不高兴的事,难道有人趁他不在说他坏话了?

      会是谁?

      商陆应该是不敢的,戚兰肯定不会,展遇也不像多话的人。

      难道——

      李俨将目光投向了卧房。

      “殿下忙完了?”池太子妃睨着他问道。

      李俨看向她,忍不住微微一笑,道:“忙完了;突厥首领阵前中箭,生死不知,敌军已退兵五十里,至少今晚是不会再来犯——”

      “中箭了?真的吗?”池棠兴奋得忘了生气,“让他朝我放箭!报应了吧!殿下你不知道,那个机弩射出的箭好可怕,青衣都差点没拦下,我的琵琶就是那时候掉的……”

      李俨见她不自觉挨近自己,便不动声色地将她往怀里带了带,抬头朝外吩咐:“拿进来!”

      池棠不解地看了他一眼,又转头看外面。

      门外一名侍卫听令进了屋,手里捧着一只残破不堪的——

      琵琶!

      “我的?”池棠愣愣看他。

      李俨点头,抚了抚她的秀发,柔声道:“孤已经听说了,琵琶一曲将军令,可恨孤来得晚,未能一堵太子妃绝世风姿。”

      池棠被他夸得脸都红了:“才不是……我明明弹了好几遍……”

      李俨微微一笑,借着抚她鬓边发丝的动作,摸了摸她的脸。

      她不自觉地将脸贴上他掌心蹭了蹭,眸光熠熠问道:“对了,突厥主帅是谁射死的?殿下一定要好好奖赏人家!这一箭可算为我报仇了!”

      李俨眸光微动,含笑不语。

      池棠眨了眨眼,一下子扑进他怀里,惊喜得难以自抑:“是殿下吗?真的是殿下啊!殿下太厉害了!”

      虽然屋里还有外人,不适宜搂搂抱抱,但姑娘都扑进怀里了,李俨自然也不会往外推,便顺其自然地环住了她的身子。

      熟悉的甜香钻入鼻间,带来难以言喻的满足感。

      从生气不理人到投怀送抱也就半刻钟都不到的时间,旁观了整个过程的商大夫不由感慨:“我怎么就遇不上这么好哄的姑娘?”

      池棠顿时红透了脸,忙不迭推开太子殿下,正襟危坐,神色一冷,道:“殿下不介绍一下这位唐姑娘吗?”

      说着,看了一眼黑衣女子。

      女子也在看她,目光冷冷,带着几分挑剔。

      池棠很不喜欢。

      不知道刚才她和殿下说话时,这人是不是也这样看着她。

      商大夫说这女子是太子殿下带来的。

      太子殿下出去的时候,她跟着出去,太子殿下回来,她也跟着回来。

      她家太子殿下身边居然跟了个女人!

      除了以前在吴县用过侍女,太子殿下身边什么时候跟过女人?!

      还是这样一个明显不喜欢她的女人。

      不但不喜欢,似乎还有些敌意。

      太子殿下从哪里找来这么个人给她脸色看?

      李俨终于明白他家太子妃刚才在生什么气了。

      他没有亲自介绍,而是朝黑衣女子颔首淡淡道:“还不拜见太子妃。”

      女子抿了抿唇,下跪行礼:“蜀中唐家堡第十三代弟子唐菁,拜见太子妃!”

      商陆原本低头暗笑,听到唐菁的名字,身子一僵,猝然抬头。

      池棠也呆了一呆,忙问:“你是前任掌门的女儿?为什么说是我姨母?”

      唐菁扯了扯嘴角,道:“唐菀——”

      “唐氏钦封陈留郡夫人,乃太子妃之母。”李俨冷冷道。

      唐菁沉默片刻,改口道:“唐夫人乃是家父流落在外的骨肉。”

      池棠哑声许久,才喃喃出声:“不可能,我爹从来没说过啊……”

      李俨斟了一盏茶送到她手边,道:“消息是从唐雄那里传出来,”

      池棠怔怔接过茶盏,道:“唐雄先前要我独自去换解药……”

      “是为掌门令!”唐菁冷笑道,“唐门的掌门令自家父遇刺后失踪了二十多年,唐门便二十多年没有掌门,今年年初,家祖母同十大长老议定,谁找回掌门令,谁就能继任掌门——”

      “有人告诉唐雄,掌门令在唐夫人手里,他便与那人联手,杀池长庭,绑唐夫人之女,夺掌门令!”

      池棠气炸了,直接把手里的茶盏砸了出去。

      “什么掌门令!我们家才没这破东西!”

      唐菁看着她,淡淡一笑:“对,你们没有——”